关健词检索:
·中国新闻社主办 ·中国新闻网网络支持
首 页 赛场新闻 官方发布 奥运星闻 花样奥运 中国行动 环球聚焦 图片·视频 1 奥运论坛
中国军情|赛事点评|专家论战|海外视点|快意豪杰|落寞英雄|明星语录|亮丽风景|妙趣横生|名人观战|看客猎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冠军杨秀丽:憋了十年 终于叫出了一声“师父”
2008年08月15日 09:18 来源:新华日报 发表评论




    8月14日晚,中国女子柔道名将杨秀丽在北京奥运会女子柔道78公斤级决赛中击败古巴名将亚伦妮斯·卡斯蒂略获得冠军,将金牌收入囊中。 中新社发 任晨鸣 摄


版权声明:凡标注有“cnsphoto”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中国新闻网,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北京奥运会女子柔道78公斤级的决赛中,25岁的杨秀丽与古巴选手亚伦妮斯·卡斯蒂略,进行了本届奥运会历时最长的一次柔道比赛。

  杨秀丽最终赢得这枚金牌,她满脸汗水,眼睛肿着,走下台来,朝教练刘永福说:“师父!”

  为了叫这一声,她整整努力了10年。

  杨秀丽是在1998年碰到刘永福的。

  在此之前,这位农家姑娘练过铅球,她从小力气颇大,在她的老家,辽宁省阜新市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八家子乡水泉村,家里院里现在还放着一个用来饮马的大石槽子,特别重,一般的成人想要搬动它都很困难,但杨秀丽12岁时就能把这个大石槽子搬起来。

  1997年,杨秀丽开始进入阜新市体校练柔道,1998年,她进入辽宁省队,在那里,她碰到了刘永福,中国柔道的传奇教练。

  杨秀丽很内向,训练放不开,拿不出狠劲来。刘永福很急,怎么激她,都不管用。最后刘永福发了狠话:“就你这点胆量怎么冲奥运会?要不赶紧回家得了!你前面就两条路,一是把我摔倒,咱们一起拿奥运冠军,二就是回宿舍收拾东西滚蛋!”

  杨秀丽被逼无奈,终于咬着牙冲向刘永福,一上手就把刘永福给撂翻了!

  小姑娘吓坏了,刘永福却躺在地上乐,老胳膊老腿没事。这以后,杨秀丽训练就放开了,敢喊敢冲。

  但是,她一直不敢喊刘永福“师父”,对这位带出过庄晓岩、孙福明、袁华三位奥运冠军的传奇人物,她畏若天神。

  10年艰辛长路,终于在北京科技大学体育馆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杨秀丽,成为刘永福带出来的第四个奥运冠军,而她也终于叫出了10年来一直想叫的两个字:“师父”。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杨秀丽终于解释了原因:“10年了,我感觉自己水平没到那个位置,感觉没有资格叫他师父,今天,自己终于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发自内心叫他一声‘师父’……”

  “师父在我身上花费了太多的心血,他都60岁了,我惟有用金牌才能报答他。”场上粗犷勇猛如虎,场下,杨秀丽却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姑娘。

  在响成一片的闪光灯前,杨秀丽把金牌举在胸前,她的手,不像一个25岁姑娘的手,骨节粗大,伤痕累累。

  “她身体条件并不是太好,但特别能吃苦,”刘永福如是评价。

  从事柔道训练这么多年来,杨秀丽吃了多少苦,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很多年前,她还在体校训练时,曾因为太苦,想回家不练了,她母亲发怒了:“回体校去!”从此,杨秀丽再也没有退缩过。

  她内向,腼腆,但是获得奥运冠军后,她的话多起来了,她说自己的爱好是练书法,每天晚上都要坚持写一写,“我觉得写得还可以,当然,跟师父比就差得远了”。

  刘永福一向让自己的女弟子练习书法,在他看来,练书法能调解心气,对一个高水平柔道选手而言,“静气”二字是大境界。

  记者问她:“受伤了,有没有影响比赛?” 

  她说:“视线是有些模糊,但这点伤算什么?抗震救灾精神一直鼓励着我,说句土话,上战场死都不怕,这个算什么?只有拼,才有活路!”

  杨秀丽是一名军人运动员,她为此自豪。


 
编辑:唐伟杰】
:::相 关 报 道:::
·中国女柔奥运冠军杨秀丽:小时被家人认为太野性
·“奇兵”杨秀丽强势接班 下届奥运会还要夺金
·杨秀丽女柔夺冠 杨家水泄不通
·图:杨秀丽勇夺奥运女子柔道78公斤级金牌
·详讯:实力派新秀杨秀丽夺中国女子柔道第二金
  专题网站: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
请 您 评 论                                 查看评论                 进入社区
登录/注册    匿名评论

        
                    本评论观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新闻网立场。


  视频
·300美女奥运志愿者入海航
·奥运会开幕式空中特技总导演:急得想跳楼
·奥运物品拍卖 流拍成“主流”
  图片
·图:全国汽车场地锦标赛外国美女来助阵
·图:全国汽车场地锦标赛第四分站赛在珠海举行
·图:长江三峡奉节天坑举行低空跳伞节
·武汉足球俱乐部就退出中超接受媒体采访
·图:全国女子沙排精英赛开战
·图:华南越野汽车竞技大赛惊险刺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