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健词检索:
·中国新闻社主办 ·中国新闻网网络支持
首 页 赛场新闻 官方发布 奥运星闻 花样奥运 中国行动 环球聚焦 图片·视频 1 奥运论坛
中国军情|赛事点评|专家论战|海外视点|快意豪杰|落寞英雄|明星语录|亮丽风景|妙趣横生|名人观战|看客猎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一样冠军两样表情:老将泪洒赛场 新丁开心兴奋
2008年08月12日 16:5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版权声明:本稿件为中国新闻网“奥运专稿”,未经特别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8月12日,在国家体育馆举行的男子体操团体决赛中,中国队以总分286.125分力压老对手日本队,领先第二名7分多的优势夺得体操男子团体的冠军,为中国体操队赢得了开门红,这是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奥运会上的第10枚金牌。 中新社发 武仲林 摄


版权声明:凡标注有“cnsphoto”字样的图片版权均属中国新闻网,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中新社北京八月十二日电 题:一样冠军 两样表情

  中新社记者 黄翔 于晶波

  八月十二日十二时四十八分,当小将邹凯结束单杠比赛稳稳落地,国家体育馆瞬间成为欢乐的海洋,日本队或美国队的最后表现此时已几乎无人关心,中国男子体操队六名队员紧紧拥抱在一起,提前庆祝这一枚已经等待了四年之久的男团金牌。

  同样是冠军,杨威、李小鹏、黄旭三员老将的表情却与陈一冰、邹凯、肖钦等“新丁”大不相同。

  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邹凯非常珍惜自己的第一块奥运金牌,当有人要求“借”金牌合影时他紧张地大叫“不要拿走我的金牌!”资格赛后坦言自己“打头阵”是因为难度低的陈一冰在跳马落地出界时依然笑得合不拢嘴,因为当时中国队的总分已经遥遥领先……

  与新丁们单纯的兴奋相比,老将们的笑容中则包含了更丰富的内容。

  经历过“雅典之痛”的杨威、李小鹏、黄旭在赛后第一时间相拥而泣。二00四年的雅典,满怀希望的中国男子体操队兵败如山倒,仅仅收获了团体第五名这个参加奥运会以来的最差战绩,也令中国男子体操队蒙上了一层阴影。

  “二00四年雅典奥运会失败之后,整个人感觉非常不好,当时我和小鹏在洗手间十分痛苦,那感觉实在太压抑了。”回忆起四年前的惨痛经历,杨威十分感慨。

  而从低谷到巅峰的巨大转折,更令他忍不住流下激动的“男儿泪”,“眼泪是一种自然的感情的发泄,在那一刻觉得所有付出都得到了收获,我们经历了八年就是为了这枚金牌。二00四年回来之后,每一天我们都问自己,你为奥运会准备了什么,今天练得够不够?拿到这枚金牌实现了我们最大的愿望。”

  雅典失利之外,还经历了漫长的伤病折磨的李小鹏今天第一次泪洒赛场。“三次奥运会,每一次的感觉都不同,这一次感触最深,起伏实在是太大了。”李小鹏说,“所以这块金牌很不容易,每个人都付出太多了,是流着汗流着血换来的。”

  说话的间隙,李小鹏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每一次的双杠比赛他的手臂都会因磨擦而流血,但他却不以为意,“每次训练我的手臂都流血,我都习惯了,这很正常,不会有什么影响。”

  已经二十九岁的队长黄旭话并不多,然而比赛中他凝重的眼神令人难忘。鞍马比赛后,黄旭的成绩迟迟未能产生,坐在场边的他频繁抬头看显示屏,神色焦灼,当显示他的成绩只有十四点五七五分时,这员老将当场红了眼眶。

  从雅典到北京,从大悲到大喜,中国男子体操队终于凭借这一枚份量最重的金牌和超出第二名近八分的总分重回世界之巅。无论是开心的笑,或是激动的泪,老将新丁们的梦想在今天终于圆满。


 
:::相 关 报 道:::
·奥运明星:金牌总数超李宁 李小鹏王者归来
·李小鹏:想到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就止不住流泪
·中国体操两巨头四年终还债 高健老泪纵横
·述评:中国男子体操队的金牌为何如此重要?
·高健黄玉斌含泪点评胜利:四年努力终于花开结果
·黄玉斌:今天体操男队队员们表现非常非常完美
·李小鹏超李宁 成中国夺取世界冠军最多体操选手
·中国体操男团笑傲群雄 再度君临天下优势巨大
·中国体操男队雪耻大胜劲敌日本 勇夺团体金牌
  专题网站: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
请 您 评 论                                 查看评论                 进入社区
登录/注册    匿名评论

        
                    本评论观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新闻网立场。


  视频
·300美女奥运志愿者入海航
·奥运会开幕式空中特技总导演:急得想跳楼
·奥运物品拍卖 流拍成“主流”
  图片
·图:全国汽车场地锦标赛外国美女来助阵
·图:全国汽车场地锦标赛第四分站赛在珠海举行
·图:长江三峡奉节天坑举行低空跳伞节
·武汉足球俱乐部就退出中超接受媒体采访
·图:全国女子沙排精英赛开战
·图:华南越野汽车竞技大赛惊险刺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